您当前位置:洗冤网 >> 法治新闻 >> 国内冤案 >>

要命的冤案申诉:从陈满到陈国清

更新日期:2016/9/1 12:39:14 本文来源:扁舟公众号 作者:任星辉 阅读:

  核心提示:“冤案申诉靠拼命”?!


要命的冤案申诉:从陈满到陈国清

要命的冤案申诉:从陈满到陈国清

2月2日,陈满回到家中。(游豫平摄)

 

陈满83岁的父亲陈元成老先生827日辞世,距陈满22日洗冤还家仅六月有余。而二十天前的87日,陈满用获得的国家赔偿款订购了一辆7座越野车,他当时称:23年来,父母一直为他的事情奔走,没有享受过一天的清静日子;买车不但是他父亲的愿望,而且以后就可以带父母看病就医和走亲访友。

 

陈满蒙受二十三年冤狱,被学者和媒体称作“活着的聂树斌”。沉重的冤屈和漫漫的刑期,不但让这个当年辞掉铁饭碗南下海岛的青年,错失美好年华、和改革潮中的事业成功无缘,更是让其时已是小康之家的陈家进入梦魇:赴海南千里探看和聘请律师的有形成本外,还有冤屈和一次次申诉无果带来的无形重压!

 

陈满父亲陈元成和母亲王众一均曾服役,退役后回到四川老家工作,陈满案发时他们均届花甲。但两位老人此后的坚毅,超乎想象:比如,199310月去海南探望,“为了节约路费,两人先是坐火车硬座到广西柳州,陈元成的兄弟在柳州接应,几人随后到湛江,再转乘汽车、轮渡”;199912月探监后回程,“在湛江赶火车的时候,丈夫陈元成先上火车抢位子,王众一提着包袱下天桥时,一脚没踩稳,重重地跪在阶梯上……腿膝关节骨折,胸口和腰部受损。坐火车经过柳州,在兄弟家休息了近半月,才浑身贴满膏药回家。”……同时,二十三年间,两位老人分工,丈夫陈元成至少写了77次申诉信,每次寄往十多个单位;母亲王众一每月一份,前后写了数百份家书给陈满!(据《华西都市报》201615日报道)

 

进入再审程序后,陈母曾打电话给法院询问情况,但得到的是按程序走结果未知这样的标准回答,老人听到后担心儿子回不了家,于是着急万分,打电话给律师询问情况。再审开庭当日,陈家亲友十多人坐在老家的电视机前,但没等来当庭释放的消息,陈父第二天住进了医院……片段之间,能感觉到两位老人所受的煎熬。这样,也就能理解陈父在陈满洗冤前说的话了:他身体一直不好,但为了给儿子申冤,他和老伴拼命地活着,不敢病,不敢死,一定等到陈满平安昭雪归来

 

要命的冤案申诉:从陈满到陈国清
陈满父母,2014年(媒体图片)

 

虽然陈元成先生在陈满归来短短半年后便辞世,但他毕竟等来了儿子洗冤回家!在漫长的申冤队伍中,这是不多见的幸运!(陈漫洗冤的曲折,长期奔走的陈家友人宅老余晖在“亲历伸冤十一年,不是我有冤——陈满案申诉回顾”一文中有详细记录)更多的蒙冤者和他们的亲人,依然在漫漫申冤路上挣扎——

 

被称作“翻版张氏叔侄案”的吉林金哲宏案,金母在案发半年后忧愤辞世;和金哲宏当时一起经营小生意的二哥金哲珠,去年6月病逝……而该案自2014年吉林高院表示调查至今,两年来仍无消息。

 

新疆周远案,周父已倒在为子申冤的路上,患有肺癌的周母则拖着病体等待新疆高院的复查消息。以至于申诉代理律师王兴414日在微博上发问:“想问@西域天平,老人这命,还能不能熬得过你们的纠错效率?人命和清白,真不如你们的利益算计重要吗?”526日在微博上说:“与@李蒙不蒙你一起到乌鲁木齐看望刚做完肺癌手术的周远母亲李碧贞老人。原本底气十足有说长时间就能说多长时间周远案的老人,现在声音低得都快要听不见了。但还是记得周远案的每一个细节,能背下高院法官的电话。现在就靠着一股信念支撑着自己等待儿子平反的那一天。”三个月由过去了,李碧珍老人还在等待!“祝愿老人早日康复,不仅战胜病魔,更能战胜司法机关的麻木和拖沓。”

 

要命的冤案申诉:从陈满到陈国清

王兴律师微博页面截图。

 

河北陈国清案,原审拉锯近十年,但发回重审三次后第四轮审判依然拼凑定案,一案四人至今已蒙冤二十余年。从原审到申诉,四个家庭至今仍在梦魇中。6月中旬,朱彦强之母、何国强之母、陈国清之子和杨士亮之子四人再次来京求助时,朱彦强母亲说,以前和其他几人的父母出来,不但跑得动,还长期住过桥洞,现在身体已不比以前,想赶着尚能动弹赶紧努力申诉。事实上,原来由四家父母组成的申诉队伍,如今已发生了结构变化:陈国清和杨士亮两家老人或辞世或行动不便,已由两人的儿子各自接力——案发时他们尚在襁褓,陈子1岁,杨子3岁,两人现在也都当了父亲!

 

628日,河北高院约四家人第二天到承德中院谈话。29上午,四家人到场后,被告知再次驳回申诉。镜头抓拍到的几位老人的悲戚,让人一直无法忘怀。

 

“冤案申诉靠拼命”?!

 

要命的冤案申诉:从陈满到陈国清

6月29日,走出承德中院的朱彦强母亲。(游豫平摄)

要命的冤案申诉:从陈满到陈国清

6月29日,陈国清之母在承德中院;

陈父已于2014年秋天去世。(游豫平摄)

要命的冤案申诉:从陈满到陈国清

徐昕教授“诗性正义”公号页面截图。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