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洗冤网 >> 洗冤行动 >> 项目简介 >>

美国“无辜计划”为司法纠错 助316人无罪释放

更新日期:2014/8/20 11:44:51 本文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汤梅 阅读:

  核心提示:在美国,现在每年都有超过3000人向“无辜计划”项目寻求法律援助。该机构目前有16名理事,2名执行长,7名全职律师,而且每年会有大约18名法科学生在律师的指导下参与案件工作。从效果看,在所有经过DNA鉴定且在五年内结案的案件中,43%的罪犯被证明无罪,42%的罪犯被证明有罪,其余不能确定。同时,在所有通过DNA鉴定证明无罪的案件中,超过40起案件是通过DNA测试找到真凶。从周期看,一旦确定援助,案件一般都需要一年至十年的时间来完成整个诉讼。


美国“无辜计划”为司法纠错 助316人无罪释放

 

“杰夫是纽约州过去10个月里第5个通过DNA鉴定被证明无罪的人。对他们的定罪,都是建立在被告人的错误供述上。如果对杰夫的整个讯问过程都被录音录像,也许这位脆弱的少年就不会被判定有罪了。如果我们不吸取教训,不改革刑事司法体制,不公正将会越来越多。”

——“无辜计划”创始人之一Barry C. Scheck

 

1992年,两位美国律师Barry C. Scheck Peter J. Neufeld在叶史瓦大学本杰明.卡多佐法学院成立“无辜计划”项目,旨在通过DNA鉴定证明罪犯无罪,并且致力于改革现行刑事司法制度。2000年,全美十个“无辜计划”项目组成“无辜联盟”,其正式成员至今已发展到65个(56个在美国,9个在澳大利亚、加拿大、爱尔兰、英国及荷兰)。

截至20146月,美国已有316人通过DNA鉴定被改判无罪,其中包括18名死刑犯。美国的“无辜计划”参与了其中的172个个案,其余个案由“无辜联盟”的其他成员机构、律师个人或罪犯本人参与。

而杰夫.德斯科委(Jeffrey Deskovic)就是全美第184名通过DNA鉴定被证明无罪的人。

 

【案发】女高中生公园被奸杀  警方怀疑同学所为

案件要追溯到25年前。19891117日早晨,美国纽约州匹克斯基警局在山顶公园的树林中发现了一具尸体。尸体被树叶掩盖,全身裸露,附近散落着一些衣物。经查明,这是15岁女生安吉拉.科雷亚(Angela Correa),其生前曾被强奸和殴打。

据证人威廉.哈里森(William Harrison)称,1115日下午大约330分,他在山顶公园跑步时看见过安吉拉。他说当时有听见声音,像是在吵架,但是没有听清楚到底在说什么。

随后,路易斯博士对安吉拉的尸体进行了解剖。路易斯博士认为,安吉拉死于头骨挫伤、内出血和绳索勒绞导致的窒息。另外,安吉拉身上有各种不同的内伤和外伤,这些伤情表明,安吉拉曾被翻过身体在泥土的地面上拖动。阴道部位的擦伤和青肿也表明,安吉拉生前进行过强制性交。路易斯博士认为,安吉拉的死亡时间应该发生在19891115日下午330分至430分之间。

在两个月的调查过程中,警方询问了安吉拉在匹克斯基高中的许多同学,并对16岁的杰夫产生怀疑。警方发现,在安吉拉的死亡时间段,杰夫不在学校。而且,杰夫参加了安吉拉的所有三个丧礼,都表现得非常痛苦和伤心。

19891212日至1990125日(杰夫被逮捕之日),警方和杰夫进行了多次交谈,尤其是案件侦查队长托马斯和大卫。一部分交谈是警方要求的,另一些是杰夫自己要求的。尽管杰夫当时只有16岁,但是警方从未在调查过程中联系过他的母亲。杰夫母亲得知后,明确告知警方停止联系,她也曾试图为杰夫聘请一位律师,但没有成功。

最终,侦查人员托马斯要求对杰夫进行测谎检查。杰夫说他会考虑一下,然后进行他自己的“调查”,并急切地和警方分享他关于犯罪和犯罪现场的想法,其中就有一个关于犯罪现场的精确制图。1990110日,杰夫还自愿交给警方一个血样,因为侦查人员大卫告诉他,这个血样可以证明他是否与本案有关。

同时,警方对杰夫进行了多次讯问,最重要的讯问发生在1990110日和125日。110日,侦查人员大卫和塔穆多对杰夫进行了4小时的讯问,其中的35分钟被录音机记录下来,录音机总共被关、开三次。另外,125日,杰夫在没有律师、母亲、朋友或亲戚陪同的情况下,9点半只身来到警局,然后被零星地讯问直到下午5点。之后杰夫被告知他没有通过测谎检查。随后,杰夫要求与侦查人员大卫交谈。杰夫向大卫供认,是他杀了安吉拉,然后就像婴儿一般躺在地上。大卫把杰夫的头安放在自己的腿上,抚摸他的背,试图去安慰他。这一整天的讯问都没有被录音。

另外,警方将安吉拉身上发现的精液送去联邦调查局做DNA检测,并与杰夫的血样进行对比。32日,DNA测试显示,杰夫与该精液不匹配,但警方没有进一步确认该精液的所属人。

 

【错判】嫌疑人作出有罪供述  陪审团认定有罪

最终,地方检察官对杰夫提起控诉。虽然犯罪现场的DNA证据表明,被害人身体中的精液并非来自杰夫,但侦查人员在庭审时作证称,“杰夫自己已经承认是他杀了安吉拉”。控方也向陪审团着重说明,“杰夫知道只有凶手才知道的犯罪细节”。人们可能认为DNA证据必定比被告人自己的供述更有说服力,然而事情并非像这样发展。陪审团更看重这位少年的口供而非DNA证据。

1991118日,17岁的杰夫被陪审团认定谋杀和强奸罪名成立,等待法官量刑。在法庭上,杰夫恳求法庭推翻有罪判决,“我没有做任何事。我已经为我自己没有做过的事付出了一年的时间,然而,我将要付出更多,可我真的没有做任何事。”

杰夫的无罪辩解似乎比其他类似案件更有分量,因为定罪的唯一依据就是他自己的两份有罪供述,其中一份还完全没有被录音。另外,没有任何目击证人指认他是凶手,或指认他出现在案发现场附近。没有任何物证可以把他和案件联系起来。事实上,被害人身上发现的精液也完全排除了他的嫌疑。杰夫在案件发生之前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仅为16岁。

然而,法官认为,“陪审团已经认定有罪,法庭不能反对这个判决。”最终,法官判定杰夫最低刑期15年有期徒刑。在审判结束时,杰夫再次说:“我会在上诉的时候回来的。正义终将到来。那时,我将被释放。”

 

【洗冤】向“无辜计划”求助  DNA鉴定引出真凶

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后,杰夫穷尽了所有途经伸冤,向地区法庭申请再审,向州法庭申请再审,向联邦最高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和复审,但都没有果效。杰夫也曾向韦斯切斯特区检察官要求将现场得到的DNA样本与州及联邦的DNA数据库进行比对,但遭到拒绝。

2006年,杰夫得知了“无辜计划”这个项目,并顺利从“无辜计划”获得了一名律师。20066月,珍妮特上任,成为韦斯切斯特区地方检察官。在与“无辜计划”的创始人Barry Scheck见面后,珍妮特立即同意让犯罪实验室对精液进行更加精准的分析,同时也将该样本在州及联邦的DNA数据库中进行比对。之后,杰夫的命运就改变了。DNA的比对结果是,安吉拉体内的精液来源于另一名正在监狱服刑的被判无期徒刑的杀人犯。这名罪犯后来也承认自己曾强奸和杀害安吉拉。

2006112日,韦斯切斯特区第一副检察官要求撤销对杰夫的控告。检察官代表检察院和警方对杰夫表示了道歉。然而,当案件撤销时,杰夫已经33岁,为了自己没有犯过的罪行,他付出了一半的生命和自由。

法官对杰夫说,“杰夫先生,对于‘无辜计划’Nina Morrison(杰夫律师)、Barry Scheck和其他律师、学生的工作,我非常赞赏,可是我必须承认的是,在今天这个法庭上,我真的无法做什么来消除你和家人在过去16年中遭受的一切伤痛。”

 

【建议】“无辜计划”开展纠错行动

2007年,珍妮特检察官邀请几位退休法官就杰夫的案件撰写了一份报告,报告写道,“相信没有人会否认存在这样一种情形,就是当每一位警察、检察官、律师和法官都善意履行其职责时,冤案还是会发生。可是,杰夫绝对不属于这样一种情况。在看过了关于本案的大量资料后,我们认为,从案件一开始到之后的每一个阶段,警察、检察官、律师都在犯错。”

“无辜计划”项目正在竭尽全力做这样的工作。他们对案件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份证据进行深入分析,找出出错的地方,并提出改革建议,以便帮助整个刑事司法体制内的人员采取必要措施来保护我们每个人的命运。

建议一:罪犯有权申请DNA比对

在判决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杰夫多次向地方检察官提出了关于将现场得到的DNA样本与州及联邦的DNA数据库进行比对的请求。然而,这些请求一直被拒绝,直到检察官更换才得到批准。珍妮特的批准不仅使杰夫无罪释放,而且还使得真凶归案。

“无辜计划”认为,如果杰夫的请求能够早几年得到批准,他就不会失去16年的自由。对于罪犯的DNA比对要求,纽约州的法律并没有明确的条款予以支持。为了避免将来再发生杰夫这样的悲剧,消除法官和检察官的疑虑,尽快找到真凶,有必要在立法上予以明确。

为此,“无辜计划”向纽约州立法机关提出如下立法建议:

被告人,无论是审判之前还是之后,都应当有权利申请将犯罪现场发现的DNA样本在DNA数据库中进行比对,以便发现是否存在真凶或同案犯。被告人的申请应当被同意,除非控方可以证明申请是完全轻率和缺乏依据的。

只要从犯罪现场发现的DNA样本无法确定,就没有理由不去进行DNA比对,尤其当被告人被控诉或定罪,且提出了比对要求。没有任何一个检察官有权反对这样一个合理的要求。

建议二:对讯问进行全程录音录像

“无辜计划”认为,警方对于杰夫的讯问存在很多问题。一是对杰夫的供述进行选择性录音,二是没有充分考虑杰夫青少年的身份特征。

本案最重要证据就是杰夫的两份有罪供述,一份是110日关于犯罪现场的准确描述,另一份是125日的讯问。然而,前者仅记录35分钟,后者则完全没有记录。如果这些供述被完整记录下来,陪审团成员将会有更多空间去评估案件。然而,在缺乏录音的情况下,陪审团只能被迫依靠警方的陈述。

另外,警方在讯问杰夫时,并没有充分考虑到他的年轻、天真和脆弱,杰夫并没有与司法机关打交道的经验,杰夫的母亲也不想让杰夫参与到警方的讯问之中,这些事实都没有被警方认真考虑过。

“无辜计划”创始人Barry Scheck说:“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无罪的人有可能会供述他们并没有做过的事。对所有重罪犯罪嫌疑人的讯问过程进行录音录像,不仅可以提高警方的讯问技巧,而且更重要的是,能够帮助陪审团判断供述是否自愿、真实。”“杰夫是纽约州过去10个月里第5个通过DNA鉴定被证明无罪的人。对他们的定罪,都是建立在被告人的错误供述上。如果对杰夫的整个讯问过程都被录音录像,也许这位脆弱的少年就不会被判定有罪了。如果我们不吸取教训,不改革刑事司法体制,不公正将会越来越多。”

因此,“无辜计划”向纽约州立法机关提出,纽约州的执法机关应当对所有讯问进行录音录像。

 

【发展】:从个案援助到制度变革

除了杰夫,还有315人在“无辜计划”和“无辜联盟”的帮助下获得无罪释放。

在美国,现在每年都有超过3000人向“无辜计划”项目寻求法律援助。该机构目前有16名理事,2名执行长,7名全职律师,而且每年会有大约18名法科学生在律师的指导下参与案件工作。从效果看,在所有经过DNA鉴定且在五年内结案的案件中,43%的罪犯被证明无罪,42%的罪犯被证明有罪,其余不能确定。同时,在所有通过DNA鉴定证明无罪的案件中,超过40起案件是通过DNA测试找到真凶。从周期看,一旦确定援助,案件一般都需要一年至十年的时间来完成整个诉讼。

根据“无辜计划”的研究成果,造成冤案的原因包括:错误的指认(75%)、错误的刑事鉴识(52%)、错误的供述(25%)、线人(15%)、办案人员过失或违法、辩护不力。

在查找冤案原因的基础上,“无辜计划”还致力于改革现行刑事司法制度,预防冤案。自成立至今,“无辜计划”已在全美成功促成或改善将近70部法律法规。比如,“无辜计划”项目曾向各州提出设立“刑事司法改革委员会”的立法建议,邀请来自刑事司法系统各方面的专家,包括受害者和公众关注者共同研究冤假错案,并开展政策倡导活动。目前,全美已有11个州建立了这样的“刑事司法改革委员会”。

其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立法,是2004年“所有人的公义法案”(Justice For All Act)。根据该法案,所有联邦罪犯都享有向联邦法庭申请DNA鉴定的权利,同时鼓励各州采取充分的措施保存证据及DNA鉴定。其他关键性条款还包括:帮助仍保留死刑的州对指控及辩护建立顾问、培训及监督的有效机制;为各州提供充足资金以开展更多DNA鉴定,并赔偿冤案受害者;要求各州对过失或违法刑事鉴定行为建立独立调查机构等。

 “无辜计划”的价值,在于弥补官方发现和纠正冤案机制的不足,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并通过公民的民主参与监督司法。

另外,“无辜计划”还发行了许多研究报告,包括:《控方的行为失误与冤案》、《无效的援助与冤案》、《全美250个冤案》 、《无罪赔偿:补偿逝去的时间-冤案带来了什么及如何提供公平的赔偿》、《证人指认:排列的重新评估-为什么证人犯错及如何减少错误指认的概率》、《刑事鉴识监督:检视美国刑事鉴识问题》、《纽约改革:仍未被吸取的教训-纽约在冤案上名列前茅但在预防改革措施上名落孙山》,等等。

 

被无罪释放后,杰夫对纽约州提起诉讼,并获得了185万美金的赔偿。2012年,杰夫使用其中的150万美金设立了一个为蒙冤者服务的非政府机构。对于机构的目标,杰夫认为,除了通过DNA或非DNA方式为无辜的人洗刷冤屈外,还要寻求制度改革和意识提升。同时,机构也希望能够帮助那些被无罪释放的人重新回归社会。

2014625日,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又传来消息,曾被控强奸罪且服刑17年的南森.布朗(Nathan Brown),在“无辜计划”项目的帮助下,通过DNA鉴定找出真凶而被无罪释放。

 

汤梅(香港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2014626








网友评论
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