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洗冤网 >> 洗冤行动 >> 形象大使 >>

“拯救无辜者”洗冤行动形象大使吴昌龙先生

更新日期:2014/2/28 1:40:10 本文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阅读:

  核心提示:吴昌龙先生因福建纪委爆炸案蒙冤入狱12年,2013年初得以平冤昭雪,后投身社会洗冤工作。


吴昌龙先生,于2013年1120日在四川大学内的“拯救无辜者”洗冤行动启动仪式上,正式受聘为“拯救无辜者”洗冤行动的形象大使。

“拯救无辜者”洗冤行动形象大使吴昌龙先生

吴昌龙先生简介:吴昌龙,因福建纪委爆炸案蒙冤入狱12年,2013年初得以平冤昭雪,经过数月休整和学习,热心地全力投入社会冤案平反的志愿工作。

“拯救无辜者”洗冤行动形象大使吴昌龙先生

附:许丹:去日十二载,来日多少天(吴昌龙爆炸案记)

 

去日十二载,来日多少天

——记福清纪委爆炸案

 

 

    27岁的吴昌龙,年轻、阳光、乐观、开朗。如果不是那场飞来的横祸,这会儿说不定早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正当他憧憬着幸福,准备当年完婚的时候,命运残酷地将他从五彩云端,抛入了汹涌的暗河中。他怎么也不会料到,接下来的12年,凄风苦雨、生不如死。

“拯救无辜者”洗冤行动形象大使吴昌龙先生

入狱前的吴昌龙

 

    神秘的BP

 

    2001624日,早晨7点半左右,福清市纪委车队小车司机吴章雄被BP机的传呼声叫起,他告诉妻子,单位领导有事。妻子王惠珠有些心疼,难得一个星期日,丈夫又不能休息了。但是,也没办法,丈夫干的就是这份差事,开小车,领导随叫随到。

    夫妻俩谁也没有想到,这寻常的一别,竟成了永别。而传呼吴章雄走向办公楼的神秘BP机,一匿无踪影,王惠珠为此守了十年的秘密,至今也没有得到她所期望的东西。

 

    纪委信访门前一声巨响

    据证人回忆:当天纪委一楼信访接待室门口地上,有一个包裹,袋口张开,里面放着一个盒子,盒子上放着一个牛皮纸信封,上面写着方市长,而这里根本就没有一个方市长

    从早上6点到8点,至少有6个人见过这个包裹。843分,吴章雄蹲下去打开邮包,的一声巨响,震动了整幢大楼。吴章雄当场倒在血泊中,脸部、头部、胸部血肉模糊,两手残缺,部分金属碎片嵌在了身体里,地上炸开了一个大坑,方圆六七米的玻璃都被震碎。爆炸造成吴章雄重度开放性颅脑损伤,当场死亡,年仅38岁。

    这个致命的包裹到底是谁放在纪委信访接待室的?吴章雄为什么要去动这个连收件人都不存在的邮包?

 

    “6.24”福清爆炸专案组成立

    案发后,福建省公安厅挂牌督办,成立了“6.24”福清爆炸专案组。时为公安厅副厅长的牛纪刚专办此案,福清市公安局长林孜任专案组长。当时专案组调集 50余名干警进驻福清宾馆,在全市展开一场拉网式的大排查,一经怀疑即被传拘。整个福清搞得风声鹤唳,谈警色变。尽管这样,一个月后,专案组仍劳而无功, 难以确定一名案犯 

    这时,中福公司会计陈奋真向警方举报本公司经理陈科云因受纪委处分,心怀不满,策划了爆炸。陈奋真与经理陈科云素有矛盾,公司内部人人知晓。但警方并不想考虑这些因果关系,乐儿抓住这条举报,心甘情愿地上了这条船。

     “命案必破,快侦快破是公安的庄严承诺,也是干警的坚定意念。也许这一理念能够成就温岭2035起命案100%破案率的辉煌,但也不可否认,在一些命案上它也变成了一道符咒,铸造了佘祥林、赵作海、聂树斌、呼格吉勒图等一连串的冤假错案。命案必破,快侦快破是公安干警心头上的一块磐石,能压出动力,也能压出魔力。

     福清警方循着陈奋真的举报信,运用形象思维、逻辑推理,展开了演绎破案。

 

    吴昌龙失踪了

    2001727日,星期五晚上九点许,吴昌龙从服装店接姐姐吴华英回家,把姐姐送到家门口后就急匆匆开车去女朋友家了。第二天,吴昌龙的手机打不通,女友家人说吴昌龙根本没有来过,吴华英给弟弟的好友打电话,仍得不到吴昌龙的半点消息。

    吴家去公安报案,还在当地电视台登了寻人启事,吴昌龙单位经理陈科云也派出了员工去附近的大山寻找。

    姐姐吴华英只要听说哪里发现了死尸,不管消息是否属实,不管路途有多远,都要亲自跑去证实一下。在吴华英的手记中有这样一段文字记载:同行的人电话里又传来一个坏消息,上迳镇有一具无头尸首,身穿黄色上衣的年轻人,近1.8米的身高,跟弟弟差不多。我的心提到嗓子眼上,因为弟弟那天也是穿黄色的T恤,我的内心一片空白,怎么到了上迳,我都不知道。

    后来,有人偷偷告诉吴华英,弟弟在公安手里,接着又有人告诉她戒毒所里关了很多人。吴华英急匆匆赶到戒毒所,隔着紧闭的大门,一眼就认出了弟弟开的那辆车。

 

    举报人陈奋真与陈科云的矛盾冲突

    727日晚,吴昌龙在去女友家的途中,突遭全副武装的公安干警堵截抓捕。遭拘羁后,被秘密关押在福清市戒毒所、安全局怡静园、刑侦队办公室等处,手铐脚镣加身。 

    吴昌龙是怎么跟福清爆炸案扯上关系的?这要追到公司会计陈奋真那里。中福公司审计中发现会计挪用了几万元钱,经理陈科云催促陈奋真把挪用的钱还上。从此,二人之间矛盾开始。

    陈奋真的叔叔,时任福建省纪委监察部门要职。陈奋真向纪委检举陈科云有经济问题,纪委介入,给陈科云做出了党内警告处分,陈科云不服,上北京告状,得到了中纪委的批复。

    福清爆炸案发生后,陈奋真向警方举报陈科云。警方想找突破口,故先锁定了陈科云的司机吴昌龙。

    吴昌龙被抓走三个多星期后,警方又秘密抓走了中福公司的秘书邓峰。邓峰被抓捕后,邓家到处告状,23天后被放了出来。邓峰的父亲把邓峰被抓捕的消息告诉了 吴华英。吴华英打电话问经理陈科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弟弟这么久都没回来,你们的秘书也被传唤了,你们公司是怎么回事呀?公司的事关司机什么事?弄得 家无宁日,人心惶惶。陈科云说:这都是陈奋真搞的鬼,有员工说,会计近来经常和福清公安联系往来。

 

    第一份口供出笼

    918日,吴昌龙做出了第一份口供,交代了受陈科云指使,制造了这起福清纪委爆炸案

    这份口供是怎么做出来的?吴昌龙在《一个死囚的泣控》中写道:

    “他们每天都将我铐在窗户上,不让我睡觉,我困得再没办法睁开眼睛,他们就打我耳光,或用脚踢我,几天下来,我的脚都肿得很大,腰也站酸痛快断似的,但他们还是不让我坐,有时连小便都不让我去,我被他们折磨得痛苦不堪。

    “叶队长要我跪在地上,双手还要举得跟肩一样高。我说,我真的没做过这样的事。叶队长听了就火了,说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说着就站起来,走到我背后用脚使 劲踩我脚上的铁镣,使铁镣深陷在我的皮肉之中,当时疼得我连声音都叫不出来,倪政平也使劲用脚踢我的背部,使我疼得呼吸都困难。倪政平边踢边说,我看你还 嘴硬。此时我身体疼得缩成一团,汗水流满全身,倒在地上。

    “又换了两个刑警,他们还让我跪在地上,还不让我睡觉。我困得实在没办法了,把眼睛一闭,就被他们踢打。我膝盖疼得实在没办法再跪下去,他们就用脚踢我, 打我耳光,逼我再跪。当时,我被他们逼跪地板,膝盖都跪肿了很大。疼痛让我觉得一秒钟好比一年时间那么长。他们一直逼我,要我说跟陈科云做过这种事。但我 还是说,这事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王建飞一进来就大骂,他妈的,我看你骨头有多硬,他走到我的背后,用脚狠踢我的右耳朵,我疼得什么都听不见,他又踢我的后背,边踢边说,我看你还不说,我看你还不说。我已经身体很虚弱,就昏了过去,不知道多久,他们用冷水把我浇醒。

    “我醒了听见王建飞还在骂,你他妈的不要给我装死,他拖我的衣领让我站起来,我疼得身体缩成一团站不起来,就坐在地上。王建飞猛地朝我的胸口踢了一脚,我 疼得连气都喘不过来,身体缩成了一团,泪流满面。王建飞还不放过我,又朝我左脸猛踢一脚,我被踢倒在地,嘴里的牙齿和肉猛烈撞击后,口腔里的肉裂了一个很 大的血口子,血从嘴角流了出来。王建飞看见血从嘴里流了出来,就大喊,不许你把血吐出来,你给我吞回下去,你敢吐出来,我就踢死你。我强忍着剧痛,把一大 口血又吞了回去。

    ……

    727日到918日,吴昌龙熬过了53天,但是,筋骨连心,熬不出头啊。

    他实在熬不下去了,只能按照警方的意思,承认了与陈科云一起制造了福清纪委爆炸案

 

    为大案中队长吴承奋申请二等功

    警方攻下第一份口供后,为扩大战果,逼迫吴昌龙作详细交代

    吴昌龙在《一个死囚的泣控》中还写道:

    “吴承奋让黄贞武给我手上包上毛巾,把我推到一个椅子上,他自己也爬上去,用一根很粗的电线绑住我的手腕把我吊起来,接着撤掉我脚下的椅子,我双脚悬空, 吊了几分钟后,双手变成了青黑色。我疼的哇哇大叫。他们反复吊我,一次时间比一次长,最后加到20分钟。吴承奋说,炸药是哪里拿的?我说我是冤枉的。黄贞 武和另外一个人就上前保住我的身体用力往下拉,我疼得呼天抢地,痛不欲生,不得不乱编。

    “他们吊打我一次又一次,我被他们折磨得痛不欲生一次又一次,在承受不了那痛不欲生的痛苦下,我又乱编了一次又一次没有事实的东西,直到编到他们满意了为止。

    得到吴昌龙的口供后,警方顺着所谓的藤,去摸无辜的瓜。接连抓捕了陈科云、杜捷生、谭敏华,并发出追捕令缉拿王小刚。

    1121日,《海峡都市报》登发了《福清“6.24”爆炸案告破》的新闻。开篇写道:社会影响恶劣,备受市民关注的福建省公安厅挂牌督办案件“6.24”爆炸案,经过警方4个多月的缜密侦查,日前成功告破。共抓获5名犯罪嫌疑人,另一名涉案人员王小刚在逃。

    125日,一份关于专案组主审、福清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重案中队长《吴承奋同志呈报个人二等功》的报告上报到了福建省公安厅。报告称:吴承奋等人冒着酷 暑,克服疲劳,做了大量细致的思想工作,一遍不行二遍,二遍不行三遍,如此下去,嫌疑人才不得不低下了头,把犯罪事实讲了出来。此案,是我局成功查破重特 大恶性案件的又一典范。

 

    吴昌龙留下遗书:姐姐替我把钱还上

    比《吴承奋同志呈报个人二等功》早两个月,吴昌龙在狱中就已经留下了遗书:

亲爱的爸妈:

    “公安对我的严刑步步紧逼,我承受不了他们吊打的痛苦,就乱编一通,使我一错再错,我真是害了别人又害了自己。爸妈你们要保重身体,跟姐姐讲我还欠林秉建500元钱,我身上这张银行卡还有200元钱,叫姐姐为我垫上300元,替我还给林秉建,这张卡的密码是7711。”

    “还有对大姐、二姐说我衷心谢谢她们以前对我的关心和支助,等有来生时,我再报答她们。”

    “爸妈我真的是好冤好苦,我历尽千辛万苦才给你们写这封遗书,我是想让你们知道这一切真相。我不是畏罪自杀,我是受不了那严刑吊打的痛苦,才用这种办法来解脱的。爸妈你们一定要为我申冤,为儿子讨回这不白之冤。”

    “爸妈、大姐、二姐永别了”

                           儿子吴昌龙绝笔 

                  2001105

 

    其间,吴昌龙三次自杀未遂。狱中失去自由的人,求生、求死同样难于上青天。

 

    一拖12年的烂尾案

    案件从公安局移送到检察院,就从典范变成了烂尾案。《吴承奋同志呈报个人二等功》也被福建省公安厅退了回来。

    这起陈科云、吴昌龙制造的爆炸案,笔录炸药和现场炸药相差甚远,5名被告之间的口供全都对不上,所有律师均为自己的当事人提供了无罪辩护,案件也被检 查机关屡次退卷补侦。尽管福州市检察院2002年初曾经两次退卷,列出了案子里的五大疑点,要求福清市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但补充侦查在没有任何本质突 破的情况下,案件还是被人为地往下推进了。

     2002725日,福州市检察院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公诉。陈科云、吴昌龙、杜捷生、谈敏华和谢清五人同案,涉嫌的罪名有三类,陈和吴是爆炸罪、杜和谈是非法买卖爆炸物罪,谢清是伪证罪。

    20021128日一审第一次开庭,判决却拖到了两年后2004121日。一审判决,5名被告都是罪名成立,陈科云和吴昌龙被判处死缓,杜捷生和谈敏华是有期徒刑10年,谢清是3年。5名被告全部当庭喊冤、上诉。

    2005年的最后一天,1231日,福建高院将此案发回重审。200661日,福州中院一审重审开庭,公诉书的措辞连一个字也没有变。4个月后的1010日再次下判,5 名被告的罪名不变,后三名被告刑期略有缩减。被告依旧全部上诉。4年之后,2011426日二审开庭,至今没有宣判,也没有任何下文。 

    “福清爆炸案目前创下的纪录是羁押12年。

    《三联生活周刊》:这案子2001年进入司法程序,至今没有生效判决,二审开庭之后,再无下文。日复一日,刷新的只是审限纪录,不变的是看守所的冰冷铁窗。无论逝者还是嫌疑人,都没有等来属于他们的正义。司法的现实,就这样一再透支着法律的公信。

 

    幸运的王小刚被秘密宣判

    按照供述,炸药的源头应该是王小刚那里,但是,王小刚被捕归案的时间比较晚,当时负责专案组的公安局局长林孜因为涉黑入狱。王小刚没有受到刑讯逼供,也始终没有做过有罪供述。

    在一审判决下达第9天,其他5名嫌疑人或被判处死缓,或被判处有期徒刑之后的一个深夜,法官到看守所给王小刚宣判,结果是无罪释放。法官给了王小刚路费,让他赶快离开。吴华英、马义良律师和陈科云的哥哥陈科斌听到消息后,一起追到福州见到了王小刚。

    王小刚被无罪释放,意味着爆炸案的整个证据链彻底断裂,案件连一块基石都不复存在。

 

    刑满释放犯满身带伤

    这起没有终审的案件,一拖就是十余年。2008年,被关了7年的杜捷生被取保候审。他大着嗓门气呼呼地对记者说:怎么能不恨,没有的事情,他吴昌龙 干什么要咬我!吴昌龙这位前姐夫,骂完一阵后,无奈说道:那些警察下手太狠了,他们想出来的那些折磨人的办法,真的是比电视上演的还要可怕。手上包着 毛巾再戴手铐,脚上戴脚镣,然后把手铐挂在钩子上把人吊起来,脚镣上绑着绳子往下拉,吊到整个手充血发紫,皮肉开裂,放下来一会,再继续吊。晕过去就用冷 水泼。打到生理失禁也没有衣服换,我进去的100多天,穿的是同一套衣服

    杜捷生身上至今留着伤疤,臀部被带着生锈铁钉的木板打出的伤口,里面还在溃烂。

 

    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福建高院曾以不公开的审理方式一致达成此案所有被告均不构成犯罪的审议结论。但是,有人从中一再施压,福建省高院领导为回避矛盾作出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裁定》。

    案件发回福州后,骑虎者,已经是上得去,下不来了。故福州市zfw横下心,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把案子做成铁案。为此,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ZFW指令法院发函给市律协,取消陈科云委托律师林洪楠的辩护资格。

    福建省工程爆破协会曾经受福州市中院和福建省高院之托,作出的爆炸所需炸药量起码要600克以上的鉴定结论,与吴昌龙口供75—150克相差甚远,致使 ZFW大为恼火。令人难以置信的是ZFW居然指令福州市公安局刑警对爆破协会秘书长陈榕明和专家郑家志以伪证罪关押了37天(2006622 ——728日),逼使他们改变其原来对炸药量作出的鉴定结论。

    同时,福清市公安局治安科的侯小凯也被无端怀疑与爆破协会专家串通而被关押了50天(2006628——818日),放出来时,身上伤痕累累。

    甚至,福州市公安局刑侦队居然派出五名刑警跑到福建省高院,要找经办法官追查是谁主张对炸药量作技术鉴定的。这一无法无天的行为遭到了省高院原院长陈旭的抵制。陈旭告诉福州刑警:请回去转告N同志,不要犯新的错误

 

    神秘的BP机传呼号来自顶头上司

    当初把吴章雄引出家门的BP机传呼号,一直被警方避讳不追。直到2010731日,被害人吴章雄的妻子王惠珠向福清市政府递交的揭发材料中,才被揭露 出来:“6.24爆炸案发生前,吴章雄接到的BP机传呼,是吴章雄单位领导林惠全的电话号码。同时王惠珠还披露,案发后,林惠全从公安局拿回了吴章雄的 BP机,扣着不还给家属。要求王惠珠不要说出此事,并承诺照顾家属,为其安排工作。

    2011722日,王惠珠又再次向市政府递交控告信,要求追究林惠全的法律责任,同时索赔经济损失1722046元,并为子女安排工作。

    遗憾的是这一线披露得太晚,王惠珠的这些要求,至今无果。

 

    姐姐吴华英拉住了弟弟的手

    一场横祸飞来,姐姐吴华英始终拉着命悬一线的弟弟,不肯松手。

    吴华英没有太高的学历,也没有见过太多的世面。当弟弟出事后,她卖掉了自己经营的服装店,为弟弟四处奔走,申冤成了她生活的全部内容。

    12年来她收集着每份有关案件的文字、照片及相关物证,走访了福建、北京所有的上访部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岁月无情地吞噬着她的每一天,却丝毫减少不了血浓于水的姐弟情。12年,吴华英写下了20余万字的心路历程,也收到了100多封弟弟的来信。

    吴华英像哈里希岛上的姐姐爱尔克一样,从弟弟的苦难中更深刻体会出了博爱的真谛。2009年,为了给严晓玲离奇死亡讨个真相,她与游精佑、范燕琼一起卷进 了福建三网民案。服刑一年出狱后,吴华英顾不上自己的申诉,仍旧为弟弟四处呼喊,为了寻找帮助,她不停地点击鼠标,敲打键盘。吴华英对每一份关注和安 慰,都回报一份真诚的感谢。她坚持和努力感动了越来越多的网民,她是吴昌龙生命中的爱尔克灯光。

  

    五块红薯砸开了会见大门

    福清爆炸案,二审开庭后,至今没有一个结果。一个惊天大案,12年得不到一个终审判决,五个家庭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为了这起爆炸案,律师们一个个站了出来,又一个个被打压了下去。有的律师甚至为此案付出了终止执业的代价。

    20121030日,吴华英跑到机场见到了刚刚开完庭的斯伟江律师。斯伟江认真听了吴华英的诉说。20121126日,斯伟江和张培鸿两位律师一同来到福建,斯伟江援助念斌案,张培鸿援助吴昌龙案

    可没想到福建高院无理拒绝张培鸿,不同意吴昌龙换律师。张培鸿平日谨言慎行,就是这样一个律师竟然被逼得情急之下,公开致信王岐山。结果案子没撬动,却惹得熊猫登门了,气得张培鸿发微博:敬告有关部门,请把精力放在解决冤案上,不要放在解决律师身上。

     “福清爆炸案审不下去,也判不出来,公权力一副不怕开水烫,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样子,激怒了律坛怪侠杨金柱和律坛义士伍雷。2013125日,二人穿上律师袍,提着五块红薯走进了福建高法。

    “吴昌龙案合议庭共5名法官,一个不多,一个不少,5块红薯,按人头一人一块,个中寓意,不言而喻。

    5块红薯,在微博直播下,还真砸动了吴昌龙案。当天下午两位律师顺利见到了苦命的吴昌龙。

 

    结语

   会见后,杨金柱、伍雷怒不可遏,发誓要为这个被羁押了12年,至今还没有得到一个终审判决的吴昌龙讨回公道。

   十二年了,福建的高官们,你们摸摸屁股下的交椅,掂掂头上的乌纱帽,内心可曾有一丝的愧疚?不要说吴昌龙这个名字你们没有听说过。你 们看看眼前的这个人,他叫吴昌龙,27岁入狱,至今已经39岁了。从青年到中年,正是因为你们的不作为和胡作非为,他的青春被摧残殆尽。你们扪心自问一 下,谁没有儿子?谁没有父母?12年了,从小蛇到大龙,整整一轮!你们怎么能手握权柄,却对一条鲜活的生命不闻不问呢?你们不审、不判,一拖再拖,这起案 子你们到底要拖到哪一天?

    去日苦多,来日无望。

    问苍天,世间悲苦知多少,人生能有几个12年?

 

 

201326日于京城海淀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