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洗冤网 >> 洗冤行动 >>

法院副院长女儿被害,公安局局长儿子蒙冤—“任丘五凶杀人案”

更新日期:2019/4/19 8:55:40 本文来源:真辩网 作者:袭祥栋 阅读:

  核心提示:1996年8月2日凌晨,河北省任丘市政府招待处发生一起恶性杀人案件,凶手作案手段极其残忍,招待处服务员吴州艳身中30刀,李梅被扎36刀,两被害人当场死亡。


撰文|袭祥栋

1996年8月2日凌晨,河北省任丘市政府招待处发生一起恶性杀人案件,凶手作案手段极其残忍,招待处服务员吴州艳身中30刀,李梅被扎36刀,两被害人当场死亡。

吴州艳是时任任丘市法院主管刑事副院长的女儿,案发后沧州、任丘两级公安机关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了“8.02”专案组,由时任任丘市公安局局长李金池亲自担任专案组组长,迅速对案件展开侦查。

崔洪涛(时任任丘市文化局文化管理站站长)曾于1996年7月19日晚因登记住宿与吴州艳等人发生过争执,案发当天上午,崔洪涛便被公安传唤至公安局接受调查。案发当天,崔洪涛的同事崔会勇,开单位车辆拉载崔洪涛的妻子郎美静、妻妹郎红和连襟张宝财去天津市购货,直到晚上四人才返回任丘。任丘公安第一时间对郎美静、崔会勇等四人作了调查,在排除崔洪涛作案嫌疑后,遂将崔洪涛释放。

一年后,1997年7月14日,崔洪涛在家门口再次被公安带走。随后,崔洪涛所管辖的游戏厅业主徐卫、邢劲松、胡滨;崔洪涛的好朋友崔小东(时任任丘市公安城区分局局长崔炳的儿子),相继“落网”。任丘市公安局宣布“8.02”案件告破,专案组6人荣获个人三等功。

法院副院长女儿被害,公安局局长儿子蒙冤当年破案后的媒体报道

公安侦破的案件事实如下:

1996年7月19日晚,崔洪涛因住宿登记与被害人吴州艳等人发生争执,被吴的爱人殴打,因此怀恨在心,司机报复。崔洪涛所管辖的游戏厅业主徐卫、胡滨、刑劲松恰巧有求于崔洪涛,通过崔小东巴结上崔洪涛,崔洪涛向崔小东提出让徐卫等人替他报复吴州艳。次日,崔小东召集饭局,徐卫等人在饭桌上答应帮助崔洪涛报复吴州艳。崔洪涛先后两次带徐卫、邢劲松指认吴州艳的值班地点和相貌特征,徐卫、邢劲松于同年8月2日凌晨将两被害人残忍杀害。二人作案后将杀人之事告知了胡滨,三人烧毁了作案时的衣物。当日7时许,崔洪涛让徐卫、邢劲松搭乘崔会勇去天津市购货车,逃离任丘。

证明上述案件事实的证据,除五人的供述外,只有现场提取的两枚鞋印。本案没有目击证人、没有查找到作案凶器和血衣,没有从现场提取到指纹、毛发等痕迹或遗留物。崔洪涛等五人均一致控诉,在侦查阶段遭受了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被吊打,被用手摇电话机电击,脖子上挂重物,皮鞋抽打,连续五天五夜疲劳审讯,不让吃饭喝水,不让上厕所,被折磨成半昏迷状态,所谓的作案情节都是公安编造后指供形成的。

崔洪涛等五人自审查起诉阶段便已“翻供”,至今未再作有罪供述。案件经两次退回补充侦查,仍不符合起诉条件,沧州市政法委召集公检法三长召开协调会,确定由沧州市检察院将五人起诉至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自1997年7月五人先后被抓,至2007年3月终审宣判,案件审了近十年。沧州中院四次一审对崔洪涛、徐卫、邢劲松三人判处死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三次将案件发回重审,最后以故意杀人罪留有余地改判崔洪涛、徐卫、邢劲松三人死缓,判处崔小东三年有期徒刑;以包庇罪判处胡滨有期徒刑六年。

现如今,胡滨、崔小东早已刑满释放,崔洪涛等三人仍在监狱服刑。五人在持续喊冤,目前已申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法院副院长女儿被害,公安局局长儿子蒙冤当年贴在宣传栏中的崔洪涛、邢劲松、徐卫照片

本案明显是一起”疑罪从轻、留有余地“判决的案件,除了存在“刑讯逼供、口供为王、无作案时间、证据不足、政法委协调”等冤案共性外,本案还存在以下特征:

一、限期破案,终酿冤错案。案发当天公安对崔洪涛调查,在排除其作案嫌疑后,专案组又侦查近一年,调查几百人,未获取有效线索。主管刑侦副局长立下军令状,一年内破不了案,主动辞职。眼看一年到期,专案组又秘密抓捕了崔洪涛,用尽各种手段,打造了这起惊天冤案。

二、掌纹脚印,排除五人作案。现场勘查报告显示,公安从现场发现的痕迹和遗留物包括:水渍鞋印一枚(未提取)、灰尘鞋印二枚(静电提取)、掌纹一枚(已提取)、多个烟蒂(未提取)、多处血迹(未提取)。82日凌晨到白天,任丘市一直在下雨,案发现场的水渍脚印最有可能凶手所留,不知何种原因公安未提取。但灰尘鞋印一定不是徐卫、邢劲松所留,因两人供述是从室外进入到宾馆,雨天只能留下水渍鞋印。灰尘鞋印只能是已入住的宾客或宾馆工作人员所留,不可能是从雨天室外进入的人所留。蹊跷的是,这两枚灰尘鞋印却被公安部鉴定为徐卫、邢劲松所留,明显是虚假鉴定。关键提取的掌纹肯定也进行了比对鉴定,均非五人所留,能够排除五人作案,但掌纹的鉴定没有附卷。

三、报复杀人,合理怀疑。案卷材料显示,案发现场钱物均未发现异常,公安排除了抢劫杀人的可能,断定是复仇杀人。如果从两被害人个人角度不能发现凶手线索,只能从担任主管刑事副院长吴州艳的父亲角度进行排查,有理由怀疑真凶是为报复吴州艳的父亲而杀人,为灭口顺带杀死了另一位当班服务员李梅。

四、冤案面前,人人平等。崔小东的父亲崔炳,在案发前后担任任丘市公安局城区分局局长,崔小东的岳父是时任任丘市公安局副局长,崔小东照旧遭受了刑讯逼供,莫须有的罪名一样也扣在了崔小东的头上,未能幸免。

案件一路申诉到最高人民法院,五当事人家属向洗冤网求助,经十几位志愿者律师认真研判,内心确信这是一起重大冤案。伍雷律师又邀请“无辜者计划”发起人徐昕教授牵头挂帅,目前徐昕教授、伍雷、王兴、张磊、李仲伟、袭祥栋、任星辉、肖之娥、刘章等律师已正式接受委托,提供法律援助,他们已经到监狱会见了崔洪涛、徐卫、邢劲松,并于2019418日上午,到最高人民法院递交了申诉代理手续,相信这起重大冤案一定会平反昭雪!!

袭祥栋律师,2019年4月18日​​​​








网友评论
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