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洗冤网 >> 洗冤行动 >> 志愿律师 >>

来自天涯海角的企盼-------洗冤行动之海南陈满会见记(二)

更新日期:2014/7/28 19:16:55 本文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万琼律师 阅读:

  核心提示:去年年底在北京召开陈满案研讨会后,我和清华大学法学院易延友教授接过前面多名律师手里的接力棒,正式作为本案申诉代理人。今年年底曾到海口市美兰监狱会见了陈满(见本博海南陈满会见记一),之后,我和易延友教授以申诉代理人的身份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交了申诉相关材料……


川人陈满因卷入1992年发生在海南省海口市的故意杀人、放火一案被判入狱迄今已历时21年。本案缘于伍雷、青石、陈建刚等律师发起的洗冤行动法律援助项目,并且纳入了著名法学家徐昕教授主持的无辜者计划。

去年年底在北京召开陈满案研讨会后,我和清华大学法学院易延友教授接过前面多名律师手里的接力棒,正式作为本案申诉代理人。今年年底曾到海口市美兰监狱会见了陈满(见本博海南陈满会见记一),之后,我和易延友教授以申诉代理人的身份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交了申诉相关材料。

时隔半年,当我和易教授再次来到了海口会见陈满时,得知最高检已经于本月早前到美兰监狱见了陈满,并制作询问记录,陈满案已正式进入复查。

724日当我和由北京抵达成都的易延友教授驱车去四川省绵竹市陈满老家去看望陈满年过八旬的双亲时,两位老人异常激动,一直紧紧握着易教授的手长时间不肯松开,嘴里一直不停地说:“千恩万谢”。晚上我们即从成都飞往海口会见陈满。 25日一早,我们就赶往海口美兰监狱。

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周,随处可见的景象仍然让我们见识了威尔逊台风的威力:道旁高大挺拔的椰子树全都无精打采地耷拉着,有的甚至被拦腰折断、连根拔起;不时看见有起重机在紧张作业吊起被刮倒的大树……由于动身早,我们很顺利地就到达美兰监狱。为了能进到监区顺利会见,我们直接找杨监狱长。杨不在,办公室一个年轻的男干警接待了我们。问明来意,他立即跟杨联系,原来杨一早就带着领导班子下监区去了。台风给监狱带来的破坏正处在紧张的修复阶段,电梯坏了,门口的碎玻璃门还在更换,好些办公室连电扇也没有,干警们在挥汗如雨地工作。要不是时间紧迫,我们真不想在此时给监狱添麻烦。美兰监狱一如既往,对待律师很友好,经过多方联系,很快我们就办妥手续由另一名干警带进了监区一个会议室等待正在干活的陈满。

对于我们的到来,陈满显得有些欣喜但也算平静。我们跟他交谈了近两个小时,问清了之前好些令人疑惑的问题。两个小时里,除了有干警给我们倒水外,没有像上次那样专门派个人在现场,因此我们的沟通极为顺畅。

走出美兰监狱时正是正午一点,炙热的阳光十分耀眼刺目,我们满头大汗地走到监狱大门对面的马路上等公交车。半年前等车时还在的候车亭已经被台风刮得无影无踪。由于走得匆忙没带伞,我们在毫无遮挡的阳光下眼巴巴盯着公交车来的方向。十分钟后,我已是头昏眼花,感觉要中暑了,幸而此时监狱里走出来的一名女干警打着伞也过来候车,她热情地招呼我躲到她伞下面。得知我们还没吃午饭,她一定要把监狱里被台风刮倒的波罗蜜树上的波罗蜜给我们吃。见她如此盛情,我们只得收下。从来没想过,我第一次吃的这种奇怪水果居然会来自监狱!

也许,同很多怀抱一线希望、却又不肯放弃的、到最后石沉大海的申诉案件一样,我们所做的工作让很多人看来毫无价值,但是,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当事人是那个买彩票中大奖的人。(我曾经对某媒体说过,刑案申诉律师几乎都清楚,所代理的申诉案件要想翻过来几率等同于买彩票中头奖)为此,我们愿意做百分之百的努力,更缘于我们相信对法律的忠诚会超越职业固有的偏见,共存于法律共同体内每个人的内心,不管他是律师、检察官还是法官。因为,真正的法律人一定会守住最后的底线和良知。

陈满,那个已经十五年没有见过亲人的囚徒,那个在天涯海角翘首企盼沉冤得雪、能重归故里侍奉年迈双亲的蒙冤者,能等来迟到的正义吗?让我们一同期待……

 








网友评论
快乐时时彩